荷花坑村公墓

心纪奠APP
心纪奠公众号

荷花坑村公墓位于唐山市开平区越河镇农研路东越河花苑东北300米,是您送已故亲人入土为安心愿的风水佳地。整个墓园显现出幽静、闲适、庄严、典雅,充分誉现尊贵,彰显先德之尊严,永存华夏殡葬文化。公墓安葬区建有二十几个方位,高、中、低不同档次的墓位。碑型各异,各具特色,可满足不同丧者家属的需求。荷花坑村公墓是合法经营、管理规范的公墓,具有高水平、高信誉、高质量、收费合理的特点。荷花坑村公墓以“服务第一,丧属至上”为宗旨,竭诚为客户服务。

为逝亲创建个永久免费纪念馆,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!

逝者姓名
手机号码
验证码 获取验证码
免费建馆
创建纪念馆成功
纪念馆创建成功,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即可查看&完善纪念馆,追思亲人
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或长按二维码保存后关注公众号领取纪念馆
  •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
   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用我给你贫穷的街道、绝望的日落、破败郊区的月亮,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看孤月的人的悲哀, 什么才能留住你? 一朵黄玫瑰的记忆” ——《我用什么才能拥有你》博尔赫 最亲爱的姨夫: 你好吗? 这封信我自那天起就有了书写的念头,但却迟迟未曾下笔。因为不敢写,也因为不知从何写起,于是就这样自欺欺人地认为:只要不提及,一切悲伤就会不复存在,可是啊,那悲伤就像是没有完全愈合的伤疤,即使结了痂,内心的血肉仍是疼痛难忍的,连快乐都是沉甸甸的隐痛。 于是,我觉得是时候写下来了,也是时候,告别了。 我从书中看见过这样一段话,它说,一个人失去一位所爱之人就等同于失去一根肋骨,那块缺了骨头的地方就会成为你余生的软肋,我没想到,我的第一根肋骨竟然失去的如此突然,如此猝不及防。 2020年5月22日,是我放月假归家的日子,那天的黄昏弥漫着温热的潮气,粉红的晚风令人没由来的感伤。进了家门,只有父亲站在玄关处迎接我,母亲正在房间里痛哭,眼泪流淌成汩汩小溪,洗刷着母亲苍白的面容,我一再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,而母亲只是流泪,等我满腹疑虑地吃完晚饭,父亲才把我叫进房间,满面沉重之色:“珺儿,你姨夫,去了。”父亲说得隐晦,而我却瞬间领悟了,但仍是再三确认:“.......是姐姐的爸爸吗?”“嗯”“去了?什么意思?“......”父亲用沉默已然回答了我的发问,也证实了我心里的可怕的猜测:你离开了我们,永远不会回来了。 大脑昏昏沉沉,父亲以他极罕见的温柔帮我拭去汹涌的泪水,而我却只看见破败天空残余的一抹晚霞,觉得那颜色真是凄艳的令人心碎。 姨夫,你就这样毫无征兆地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人世,永远地留在了南疆,那片你不得不去的土地。 在泪眼朦胧间,我脑海中闪现的的画面:驻村两年有余,归期将至,此次你匆匆赶赴南疆就是为了处理最后的交接工作,谁也不曾想到,这次分离竟是永别。 你总是温柔而宠爱着我那不善言谈的姐姐,姐姐挑食且有诸多忌口,但你总是想办法满足姐姐的口味,姐姐一向内敛,所以你总是担心她在外受了委屈,对于姐姐这么多年的教育费用,你从未有过一句怨言,甚至还在设想她的未来——要读研、要成家...世间少有男人能做到如此地步,也少有人将爱屋及乌做得这般温柔。 你对姨妈的爱,是毫不遮掩的坦率,望向姨妈的眸子里总是漾着光,连声音语调都是不同于旁人的含情脉脉,因为你小心翼翼放在心尖上的人极重亲情,于是你便把我们也一同装进心里。 你,一向待我极好,每次我去乌市都是住在你家,你知道我无肉不欢,所以每次都会提前买好我最爱的烤全鸭,你知晓我爱读书,所以还专门赠我诗集;你煲的汤是世界上最好喝的,你的唠叨也是世界上最温柔的,你做的菜总是味道清淡,但每一次我都会极捧场地大呼好吃,而你每一次看见我夸张的动作总会嗔怪我咋咋呼呼,说我没有女儿家样子。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,你每次嗔怪后含笑的模样:弯弯的眉眼,微微上扬的唇角,还有浅浅的梨涡。现在,似乎只要我闭上眼睛,就能闻见菜香,还能听到那个隐隐带了笑却再也无法听到的声音说:“急什么,慢点吃。” 无论我如何逃避,都逃不了那个既定的事实。 人生在世,但凡肉体凡胎,千般遗憾,万般痛心都逃不了八个字:天灾人祸,溘然长逝。 2020年5月22日,是你离开人世的日子,也是我们从今往后都会铭记的日子。 听母亲说,当时姨妈在电话那头哭的撕心裂肺,母亲听到这个噩耗立刻愣住了,不能言语,正在值班的父亲匆匆赶来,扶起失声痛哭的母亲,成了这个家的主心骨。姨妈飞去南疆,抱回了你的骨灰,而父母亲也匆匆赶往乌市,姐姐远在浙江本想赶回却被疫情硬生生困住,独自一人整日以泪洗面还要赶写论文。 所用人都在悲伤中奔波,日子仍在一天一天艰难地过,我似乎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看到,即使再艰难也要走下去,可是我做不到,你的逝去对我来说是等同于失去一块骨头的剧痛,更是不敢触碰的伤口,而对于姨妈来说,你的离开意味着她毫无保留的爱情也随之消逝。 虽然时间仍在飞逝,但生活也确是发生诸多变化,变得混沌而慌乱,姨妈何等泼辣洒脱的人物,如今也变得缄默敏感,眼睛黯淡无光。你年迈的母亲和妹妹也受不了这令人痛心的刺激,整日以泪洗面,反复念叨,不过你不用担心,疼惜你的兄长和其他亲人都在妥善处理各项事宜,你的亲人们都很照顾姨妈,你可以放心。
  • 寒衣节祭母文
    横山肃立,蠡水含悲。麻衣兴草木之哀,灵柩堕山川之泪。恸乡亲之吊念,奠爆哀鸣;忡孺子之号啕,丧钟凄泣。慨有今生,怅无来世。儿呼母醒何时?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一根扁担,扛尽人间苦难;两只芒鞋,履遍世上安危。寒来暑往,历尽艰辛;星移斗转,饱经风雨。披星戴月,万籁俱寂,育儿送书,扶犁踏耙,教子课孙,巾帼不让须眉。兴家创业,甘受一生之苦;望子成龙,不惜五尺之躯。筋枯骨瘦,皱纹满布沧桑;目瞽腰弯,鬓发尽染银辉。吾欲天边之月,母堪踮足而钩;儿求海底之珠,娘愿纵身以取。和煦阳光,涵虚有度;真诚母爱,浩瀚无比!   伟哉母也!忠厚处世,尽人悉知;克已待人,有口皆碑。人投之以桃,母报之以李。济困扶贫,无分老幼;怜孤恤寡,不论贤愚。橐空囊洗,尚悯他人之不足;滩干水尽,不知自己之无鱼。严于律己,言行不染尘埃;宽在待人,左右无生是非。奉婆至孝,尝怀割股之心;友妯恭兄,不乏让梨之礼。安贫乐道,不贪意外之财;尊规守纪,无取投机之利。尊仁义之标模,遇贤不妒;鄙奸邪之渣滓,逢善无欺。论功德之高,实无量也;叹命运之舛,其有天焉?倦鸟残阳,鸿鹄岂如篷雀;寒蝉冷月,桑榆亦是东隅。善根之善安酬,根非不实;因果之因胡报,果亦空虚。佛人倘在,能不呜乎;道性如存,须尚太息。   噫嘻母也!儿惭羊子,空怀泣杖之心;义愧鸦雏,难尽刳肝之想。油竭灯残,斯对朔风之萧萧;烛尽泪干,彼期阴雨之茫茫。母爱似海,思沧海之渺渺;娘恩如天,哭昊天之苍苍。未承菽水之欢,三生恻憾;无作莱衣之舞,五内凄怆。泣血难倾孝意,鞠躬不尽悲伤。儿将承前启后,卧薪尝胆;孙定继往开来,奋发图强。母经八十二载,忧缠业境;此去三千界外,乐渡慈航。朗朗之日月含情,功悬绩像;默默之田园拭泪,迹留余香。泣立寒碑,青山起敬;痛埋慈骨,黄土开光。家仰高风,永步勤劳之路;世留美德,长流俭朴之芳。慈母有灵,伏祈尚飨!
  • 回不去的老屋
    在我很小的时候,喜欢外婆家整洁的小院子,大柳树下乘凉,屋后供全村人乘凉闲聊的杨树林子,外公总是揺着他的大蒲扇,他那安静平和的表情,像极了修行已久的老者。喜欢吃外婆的酱油烧茄子,挂面条,是那个年代最好的美食。 闭塞的小乡村,人们朴实勤劳的生活着,那时的我只感觉到岁月静好…… 40多年过去了,一切都变了,还是经常在不经意间思念那座回不去的老屋。
  • 历代先祖纪事
    勤府君、台氏太君葬于王家朱村老茔。 文成府君、殷氏太君葬于王家朱村老茔。 江府君、钟氏太君葬于王家朱村石坑茔。 榛府君、钟氏太君葬于王家朱村石坑茔。 焕信府君、王氏太君葬于吉林省敦化市官地镇西仁和中心屯新地茔。 郑焕信,1915年11月18日生于山东省诸城市百尺河镇王家朱村,1985年10月23日因患胃癌医治无效,病逝于吉林省敦化市官地镇西仁和中心屯,终年71岁。 王玉兰,1916年正月十六日生于山东诸城县百尺河镇邱家朱村,1991年五月十七日因患糖尿病医治无效,病逝于吉林省敦化市官地镇西仁和中心屯,终年76岁。

荷花坑村公墓网上祭奠常见问题

  • 联系地址

    唐山市开平区越河镇农研路东越河花苑东北300米

祭奠公众号

扫码关注公众号

本站陵园或殡仪馆仅作收录展示,版权归相应机构所有,如需资料更正或删除,请联系客服。

© 2009 - 2021 www.xinjidian.com 心纪奠版权所有-湘ICP备20014949号-1 商业合作:18670043102

banner
快速创建纪念馆
获取验证码
免费建馆
建馆成功
创建纪念馆成功
纪念馆创建成功,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即可查看&完善纪念馆,追思亲人
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或长按二维码保存后关注公众号领取纪念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