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

微信扫码缅怀
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

馆ID:35197 馆等级:普通馆 投诉

  • 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孝受值孝爱值:0
  • 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访问数访问:476
  • 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亲友数亲友:11

您是477位前来悼念的人

公历:2024年02月27日 星期二

鞠砚桥已经离开我们:13036天,距离鞠砚桥 周年忌日还有---

父亲、母亲分别是1988年和2001年离世的,我们几个子女将他们安葬在盖州龙凤山公墓。自打那时起,龙凤山就成为我们庄严的祭奠圣地。每年清明,我们兄弟姐妹都要携手各自的爱人,到这里祭奠父母的亡灵,寄托对老人的绵绵哀思。 我的父亲是一名文弱的知识分子,母亲是一名纺织工人,他们在1942年结婚之后,陆续生养了六个孩子,加上奶奶,全家共有9口人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,是家里生活最困难的时期,他们受尽千辛万苦,用心血和汗水支撑起这个家庭。那时,奶奶患重病卧床,孩子们年纪小,个个像嗷嗷待哺的小羊羔,令人看了心酸。母亲那时在一家私营棉纺厂当捻线工人。为了多挣些钱养家糊口,她时常白天上一天班,晚上又连着上夜班,一个人顶两个人干。母亲患有严重的胃肠病,每当疼痛发作时,她就用一只手顶住腹部缓解疼痛。一年365天,除了大年初一,她艰苦劳作从未休过一天。由于过度劳累,一次她晕倒在机器旁,额头流出鲜血。好心的工友将她送到医院,大夫为她包扎后,再三叮嘱须加强营养,并要卧床休息。可是第二天早晨,她不顾家人的劝阻,又咬牙撑起身体,坚持到工厂上班。那时每天下班之后,母亲回家总是一路小跑,既要给病中的奶奶煎煮中药、擦洗身体,又要忙不迭停地给孩子洗衣服、缝衣服。一年夏秋之交的时候,二哥患了重症伤寒病,肢体颤抖,两眼翻白。这种病现在比较好医治,但在五十年代死亡率很高,且传染性很强。请来的中医大夫看 后虽然给开了药,但却轻轻地摇头说:“吃药也没有多大用处,看来这孩子不行了”。孩子是自己的骨肉,岂能轻言放弃?爸爸妈妈三天两夜没有合眼,妈妈将孩子贴身搂在怀中,爸爸不时地用糖水冲药慢慢灌进孩子的嘴里。也许是父母的大爱感动了上苍,第三天二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,并能轻轻地吮吸奶水。见此情景,街坊邻居都说:这孩子的命是爹妈从鬼门关夺回来的。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我家几个孩子分别上了小学、中学和大学,父母的心情既高兴又焦虑。高兴的是孩子上学能学到知识,焦虑的是每月仅有的微薄的工资实在支撑不起这个家啊!那时孩子们正处于长身体的时候,成天蹦蹦跳跳的,吃穿费用猛增,尤其是大哥考上大学须到外地读书,本来就十分困难的家庭顿感压力巨大。那时父母除了踏踏实实地在工厂上班,业余时间还靠出卖劳动力搞手工业加工的活计,以图挣点钱添补家用。记得我家那时干过纺麻线、缝手套、缝袜腰、编草鞋、糊火柴盒等。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编草鞋,干这种活全靠手劲,当时爸爸妈妈的双手被勒出一道一道渗着鲜血的口子,旧伤未愈,新伤又现,晚上疼痛钻心。他们将消炎粉洒在手上,然后又缠上胶布,每天都要干到半夜时分。我还记得,在北风呼啸的严冬晚上,爸爸妈妈在昏暗的路灯下摆两个小摊卖草鞋,有时冻得双脚麻木,他们就在地上不停地踏步跑动。为了把我们抚养长大,父母含辛茹苦,如牛负重,无怨无悔地付出了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。 屈指算来,父母离开我们已有二、三十年了,我们几个子女也都由当时的青年、中年步入花甲之年。父母生前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闪光的言语,也没有给我们讲过什么至深的道理,他们属于再普通不过的芸芸众生。父母虽然平凡,但是他们却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偶像,也是耸立在我们心中的最崇高的丰碑。红尘滚滚,世事茫茫。有多少曾经的往事在我们的记忆中淡漠不清,有多少熟悉的面孔在我们的视野中渐行渐远。唯有父母的形象在我们心中永存,唯有父母的恩德令我们铭记永远。 -------您的儿子复杰于壬寅清明节

查看更多
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纪念视频
视频

立即上传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相关视频
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纪念相册
照片

立即上传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相关照片
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相册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纪念文章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文章

立即上传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相关文章
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追思留言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亲友缅怀
亲友团
鞠砚桥&龚淑珍纪念馆供奉记录
快速创建纪念馆
获取验证码
免费建馆
创建纪念馆成功
纪念馆创建成功,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即可查看&完善纪念馆,追思亲人
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或长按二维码保存后关注公众号领取纪念馆
心纪奠

客服咨询

心纪奠
心纪奠